研究生学历重要吗?——来自一个老ADHDer的回答。


本篇文章是本人对于知乎问题“研究生学历重要吗?”的回答。

里面有我治疗ADHD的心路历程。


1


我先说下我的观点:研究生学历很重要。但是就我个人而言,我认为研究生学历远不如读研过程中的收获重要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因为我在读研的过程中,获得了“新生”。


2


接下来,也跟大家简单的分享下我的故事吧!

看到回答中有人说自己家中祖辈农民,很少有大学生。

很巧,和TA一样,我也出身自农村,成长于农村。

上大学时,才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。

同时,我还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冲动障碍(ADHD)。

大学期间我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:

科目二科目三一共考了八次、追女生失败就算了还被抢走、吉他没学会就被我摔断、参加学生面试被刷,lol打了几千场还是倔强青铜。。。

室友给我起了个外号:一事无成吴XX。

同时,我又目睹了:

学生会干部XX因贪污腐败差点被抓;

班长年年拿奖学金补助买新iphone,被众人唾弃。

我是个理想主义者,对于这类人,我“恨之入骨”。

至于学习?由于adhd影响,我基本丧失了学习能力。

上大学以前我乐观开朗,活力十足,三年的大学生活我逐渐变得情绪失调、神经衰弱,整天头痛头晕,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。。

那个时候,我自卑到尘埃里面去了,感觉人生毫无希望,一眼望不到头。

大三的时候,面临考研和实习两个选择,我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考研。

我知道,这是我翻身的唯一一次机会了,我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考研期间,我就像发了疯一样,每天三点一线来回穿梭于寝室、食堂、自习室之间。

同时,尝试使用无数种方法去减少adhd给我学习带来的影响。

期间,经历了无数次的情绪失控,又一次次的修复。

我没有后路可以走了,只能拼命坚持。

还好,最好我考上了研究生,代价就是情绪完全失控,差点患上双相。

读研以后,我的世界就被打开了,我开始被新的环境塑造。


3

接下来,我分别说下读研期间导师、师门、个人学生经历对我的影响吧!

我的导师是个大牛,对学生要求很严格,每次组会报告都会问一大堆问题:

你刚才说的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?能举个例子嘛?

你读完这个文献有你自己的思考吗?

你刚才说xxx,那么对此你应该怎么做呢?

不懂就不要乱说,你的依据是什么?

。。。

由于ADHD的影响,我的大脑经常陷入一片混沌,无法进行思考,经常被他问的一脸懵逼,场面一度十分难堪,基本每次(一周一次,平均两个月报告一次)组会报告,都会被批的“体无完肤”。

可是,正因为如此,我的思维方式也逐渐被他一次次的追问所塑造,结构化思维、深度思考的能力越来越好。

而在这之前,我是一个没有丝毫逻辑的人,思维涣散(ADHD群体如果没有经过刻意的逻辑训练,结构化思维普遍比较差。)。

例如:说话没有重点,写文章没头没尾没料。这里就不展开细说了。。。

以上,说的是导师对我的影响,他重新塑造了我的思维方式,让我感受到了所谓的“认知升级”。


4

接下来,说说师门对我的影响,这里只说一位很优秀的师兄。

他是个理想主义者,研一师门聚餐说过一句话,对我产生巨大影响:


我知道我这样做(指学术研究)出成果慢了些,但是我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。


师兄硕士期间只写了两篇中文文章,但是博士期间英文文章数量和质量成指数式爆炸增长。

后来,他今年博士刚毕业就被浙大聘用为研究员了。

原因是他发了一篇心理学领域高分杂志,导师说:这篇杂志,中国人在这上面发的文章不超过十篇。

他更加让我坚定了要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,理想主义者的胜利可能会迟到,但是不会缺席。

而在这之前,我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价值观选择之间摇摆不定,因为我看到了太多现实主义者在舞台上龇牙咧嘴、翩翩起舞,理想主义舞台下卑微低落、默默无闻的事情。

这个说的是师兄对我的影响,他使我的价值观更加坚定:做一个理想主义者。


5

接下来,说说研究生期间,其他的个人经历对我的影响。

研一的时候,为了重新塑造我对学生干部的看法,为沉默大多数发声,我相继担任了班长、研会主席。(PS:因为ADHD原因,也没少犯粗心大意的错误)

获得老师和同学认可,辅导员说我当班长很有威望,书记说我们这届研会是他来心理学部两年以来,最有起色的一届:主席团团结,做事务实。


关于adhd,大学时候,我没有确诊,只是怀疑自己是adhd。

研究生期间,我去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确诊了adhd,确诊回到学校后,在导师冯廷勇教授的协助下,我开始用心理学方法治逐渐“治”好了adhd。

我开始像正常人一样学习、工作、生活,现在接近一年了,生活一直处于持续的稳定状态。

在这之前,我的生活就像过山车,人生经历、每天的想法、情绪都像过山车一样,跌宕起伏,“险象环生”。

我记得大学的某一天,有一整个下午,我都在网络上搜索“吸毒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?”

没错,我在网络上搜索的不是“ADHD应该怎么办”,而是“吸毒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”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我感觉我就像吸毒的人一样,生活无法自控,随时都会因为“毒瘾”发作,使生活陷入一片混乱。

而要想重新使生活恢复稳定,又需要长达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。

过去的十几年里,我无数次经历了生活的失控,又无数次慢慢控制回来,却不知道下一次的失控会发生在什么时候。

现在回过头来看以前的生活,仍然“心有余悸”,不知道这些年自己怎么过来的。

以上,说的是我个人的学生经历以及治疗ADHD的经历。


6

读研期间,我发现中国很多人包括精神科医师对ADHD都没有概念,于是我就做了ADHD科普公众号,得益于ADHD的治疗,我不知不觉已经坚持更新一年多了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获得了很多认可,人逐渐变得自信、开朗了起来。

这个说的是研究生个人生活经历给我带来的影响:让我重新获得了自信、人格更加完善。

说到这里,文章差不多就结束了,我做个总结吧:

读研期间,我的思维方式、价值观、人格都被不断地被重新塑造,连ADHD问题也得到了解决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让我重新看到了人生的希望,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

而这一切,都是读研带给我的。

所以,研究生学历还重要嘛?或者说读研重要的是学历嘛?

至少对我来说,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

以上,就是我的故事,希望对你有参考价值。

Tags: